01

「世界總是沒有錯的,錯的是心靈的脆弱性,我們不能免除於世界的傷害,於是我們就要長期生著靈魂的病。」

蕭圓在自己的IG上分享了這段文字,它摘自小說作家邱妙津著作《蒙馬特遺書》當中。明明只是遙久以前的著作,卻足以彰顯現代年輕人的無奈,這也許是蕭圓自己身為創作人的敏感吧。

厭世--這個名詞在2017年的網路世界裡屢見不鮮,在一首首正向積極的歌曲被不斷炒作後,「草東沒有派對」這個「厭世」的獨立樂團卻在28屆金曲獎拿下了三座大獎,引起譁然。

盲從主流文化的人愈來愈少,「文青」則愈來愈多。所謂文青,指的是拒絕盲從主流文化,並可透過各種方式標示自己與眾不同的志向或品味的青年。這些方式可能是創作,甚至可能是穿搭或購物品味。蕭圓的作品亦然。

 

 

寫歌跟寫詩,都只是在對自己說清楚

蕭圓開始創作的契機很單純,都只是因為想寫而寫,沒有什麼特別的意義或目的。「當初會學吉他只是因為暑假無聊沒事做,真的開始練吉他也是大學加入吉他社才開始。」

學會了樂器的演奏後,它開始將音樂的旋律與寫詩的才華相互結合。現在的她仍利用閒暇時間寫詩、投稿,平時則是在新竹擔任吉他老師,教導學生吉他的演奏。

 

或許是天生對節奏感的天賦,也可能是因為喜歡所以很努力練習,蕭圓的吉他演奏底子相當札實,儘管年輕但確實是足以勝任教師之位的程度。

提到創作時的靈感,蕭圓表示心情就是自己的靈感。「我覺得創作是這樣的,你不用特地去想要寫什麼,只要依照當下的心情去把它紀錄下來就好。」

蕭圓不會特別去思考到底要寫出點什麼,而是在不斷練習吉他的過程裡,把突如其來的靈感記錄下來--也許是即興發揮的歌詞、也許是靈光一現的旋律,更多的是對於世界或對於自己的疑問。不管問題是什麼,先記下來。再慢慢把它填詞譜曲,完善它、完成它。「不管是寫歌或是寫詩,都只是把一個問題對自己說清楚而已。」

 

18814893_1319890044791656_8637170842846076075_o

(照片擷取自 蕭圓個人粉絲專頁)

 

最大的敵人其實是自己

提到最現實的維持生計,蕭圓表示工作上還過得去,而且家裡都很支持自己。反而自己會懷疑自己的情形比較嚴重。「會不自覺去跟別人比較,雖然自己知道其實不能這樣比,但還是會去想。」

不同於大學時一起練琴的吉他社,畢業以後的蕭圓有了工作,練琴或寫詩最多的情況都是一個人待在一個空間裡。「一個人就很容易焦慮,心裡會有很多負面的想法。」

2

不為焦慮妥協 堅持自己想做的事

離開校園以後的蕭圓大部分的時間都是自己一個人,儘管一個人有一個人的輕鬆與方便,但離群久了多少會感到寂寞並容易產生負面的想法。對於解決的方法,蕭圓倒是處之泰然:「其實就是接受他、面對他、解決他,甚至把它寫出來。」

對於功成名就,蕭圓只是很輕鬆地看待。沒有想過接下來到底要走到哪,只是想把握當下為自己創作。「雖然很容易焦慮,但我會在這條路上盡力維持好自己、慢慢走下去,我是蕭圓。」 (詹皇彬/撰文 方儷蓉/攝影)

***

喜歡蕭圓嗎?快去追蹤她喔!

蕭圓的FB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birdwriter/
蕭圓的IG: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birdwriter/

你,準備好成為下一個發光發熱的 Spotlighter了嗎?
如果你也是位表演者,歡迎聯絡我們,讓大家有機會知道你的故事!
-SPOTLIGHT SHOW,你的表演你來秀-

互動網媒中心 製作
Eden / Steven / Katherine / 方宥琪